驴友君

临静临,24k临厨


一条用爱发电的咸鱼


cp乱逆洁癖党请勿轻易关注
文图辣眼睛肾看×

目前养老中

迷茫一阵之后站定英A,理由充足

这是英A女孩交的党费,他们两个怎么那么……15555

感觉我的咸鱼肝要爆掉了,溜了溜了

被banana fish虐得肝疼

讲真除了无头临也最后的结局让我被虐得几个月都想想就心塞之外,没有什么番能虐我到这个地步了。
如果说十三卷让我有种心脏被积压的难受的话,这个则是让我有种心被玻璃碎扎的感觉了。

终于有点理解有些人因为怕临也被虐,不敢去追完无头动画的心理了。

第一次看到两个男的就算有暧昧气氛就算处于某种原因舌kiss了也丝毫不会去考虑攻受问题,他们弯不弯直不直都不是问题,有些感情可以高于爱情。就算这部片有gay成分,也不会让我感觉兴奋,只是让我觉得心疼罢了。真庆幸亚修遇到英二了,即使在那样的环境里,即使在不断失去,也算是有光了,而不是在迷茫自己是否应该活着。这种救赎的感觉真好。

被剧透了结局……不过我还是见证到最后吧。

顺便安利一波banana fish。有剧情有深度,值得一看。如果是因为怕虐就不敢去看的话,实属可惜。不过看的话,就要做好被虐爆的准备了……爱奇艺独播

这也算是无头以后我头一次那么投入地追番了吧……(இωஇ )

@临风木下 点的拿鞭子军服临(›´ω`‹ )
假装会画军帽jpg
假装会画军服jpg
假装会画鞭子jpg
假装会画临也jpg

【点文/图】300粉感谢⁽⁽ଘ( ˊᵕˋ )ଓ⁾⁾(占tag致歉)

点文/图范围为临也相关,除了折纪不写外,临all所有cp都可以;临受方面的cp只写静临,并且不开车。

非爱情向的组合也是很欢迎的!比如说临独、临也&静雄、来神三人组……

如果有什么想让我写的就/画就留个题材+cp吧,有灵感就一定会尽力去写/画(´▽`ʃƪ)

感谢大家对我一直以来的包容与支持(இωஇ )

【临静】秘密(牛郎临×侦探静)

※掰弯警告,不能接受者慎入

中午,烈日当空,远处的街道因热量而扭曲。
电风扇送来的闷热的风配上恼人的转动声更是让人无法入睡。
静雄只穿着一条裤衩,在凉席上翻来覆去。身上起了一层汗。慢慢地,就连凉席也变得黏糊起来。
粘稠的yu望附着在昏沉的大脑上。
温热的手盖在腹部,随后往下钻。

风扇依然在呼呼地转动。
高中校服安静地摆在衣柜里。
在凉席不远处摆着去年静雄和家人的合照——母亲搂着幽,父亲搭着静雄的肩膀,大家都看向镜头……

心脏还在高频率地跳动,但头脑已恢复清醒。静雄盘腿坐在凉席上,嫌弃地用纸巾一遍遍擦自己的手。
在无尽的羞愧与失望中,静雄一拳砸到自己的脑袋上。
不远处照片中的家人安静地望着前方——望着静雄。





夜间,列车沿着轨道前行。静雄抓着列车的扶手,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
成为侦探曾经是静雄小时候的梦想,如今静雄也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一个侦探。然而,现实中侦探并非静雄小时候印象中的那种侦探。现实中的侦探与电影中侦探的形象相去甚远,只是负责寻找丢失的宠物、调查婚外情这种工作。
而本次静雄前往歌舞伎町,也只是为了完成调查婚外情的委托。

这是一条平常而繁华的大街,而当往里一拐,进入写着“歌舞伎町一番街”的牌坊后,整条街气氛都变了。一眼望去,街上人头攒动,各种显眼的招牌架在街边。露骨的美女加上粉色的背景,显眼地张贴在店前。形形色色的灯光打在各种路人的脸上。是不是有些穿着女仆装的少女会在街上拉客。
这里是宣泄yu望的天堂。

静雄没有理会两边的灯红酒绿,只是往前走,很快就穿过了一番街。街的尽头是马路,马路对面的街道相比刚刚的街道显得暗淡无光,一家贴着许多帅气的男人的海报的店此时便格外显眼。
歌舞伎町并非只是男人所去的地方,女性也能在此找到快乐。随着女性消费水平的提高,牛郎也成了一个成熟的行业。
静雄的目的地到了。


牛郎店后门

“飞鸟裕子?真是抱歉,我不认识这个人。” 牛郎有礼貌地回答道——但是静雄从牛郎的语气中完全感受不到敬意。“面容清秀”这个词语大概就是为了这种人而创造的。就算在牛郎中,他的面容也是出众的。牛郎店外围全部都是这个人被灯光照亮的海报。海报里的他,穿着黑白西装,嘴角上扬,勾出让人迷醉的弧度。海报的底下标注着他的名字:折原临也。
静雄所能肯定的是,飞鸟裕子是众多自称为“信徒”的临也的仰慕者之一。
——他在撒谎。静雄深知。
“我知道你认识她。”静雄不耐烦地把烟掐灭,扔在巷子里的垃圾桶里。
“哦?”临也像是卸下伪装一般,温柔的语调变得轻浮,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你……该不会是她丈夫吧?来算账的?”
如果说是她丈夫的话,也许能套到更多情报。正当静雄犹豫着该怎么回答时,临也又开口了。
“开玩笑的。且不论年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家伙吧?”
虽然说的都是事实,但是静雄知道自己被挑衅了。静雄心里涌起了“干脆放弃工作,揍这个人一顿好了”的想法。只需要一点火花,炸弹就会被引爆。
临也好像知道静雄的底线一般,在完全惹怒静雄的边缘停下了脚步。
“倒不是不可以告诉你想要的事情啦,不过如你所见,我现在在忙。明天早上4点,对面的酒吧见?”
出乎静雄意料,临也愿意配合。
“那就这样吧。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我会提供相应的报酬。”静雄重新回到办公状态。
“回见,侦探先生。”




酒吧是人们彻夜狂欢的地方。年轻的男男女女随着节奏扭腰、晃着手。等到凌晨1、2点的时候,虽然有时会有些男人扶着烂醉如泥的女人奔向酒店,但酒吧里的人丝毫没有减少,直到凌晨3点多,酒吧里才冷清起来。

在酒吧里,困倦的静雄等到了换上与工作中不同,穿着黑色带帽大衣的的临也。
静雄不喜欢喝酒,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点杯牛奶。为了不给人留下幼稚的印象,最终静雄点了杯拿铁,并向服务生要了几包砂糖。由于工作时总是要与酒打交道,临也也只在酒吧里点了杯柠檬水。就这样,在酒吧里,两人坐在吧台上却完全没有碰酒。
“如果你可以提供飞鸟小姐的消费记录或者让我我进店调查的话,我会从委托金里抽出20%的份额给你的。我也不会把是你帮我的事情说出去。”静雄说道。20%已经是个不错的数目了。说实话静雄的眼皮越发越沉重,他只想早点商量好,早点回家睡觉。
“你喜欢做这份天天调查出轨的工作吗?”临也冷不丁说道。
“这个和你没关系吧。”静雄并不喜欢这份工作,甚至会感到疲倦,但是又怎样呢?
“那你对出轨怎么看?”
“啊?这当然是不值得提倡的。你到底想说什么?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转移话题!不想配合的话就到此为止吧!”
临也眼睛眯起,扬起嘴角。“最后,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轻易出卖客户信息的人吗?”
静雄缓慢地转头,直勾勾望向临也,墨镜底下透露的眼神仿佛要把人杀死,从肺部呼出的灼热空气也丝毫不能带走静雄的愤怒。为了和这个人见面,他甚至在本该进入梦乡的时间出现在酒吧,然后换来愚弄。
在静雄的注视下,临也没有丝毫畏惧之情,反而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我当然就是那种会出卖客户信息的人啦。刚刚问你这些,只是想稍微了解你一下罢了。”
“那就不要绕圈子了。行还是不行?”如今静雄已经不会再信临也的任何一句话了。
“可以。不过我并不需要金钱上的报酬。”
“那你要什么?”
“我想进一步了解你。啊,其实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以了。”
“说吧。”静雄半信半疑,不过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像你这种传统、正直的人,其实心里却埋藏着另自己作呕、见不得光的秘密吧?”

“比如说……你一直想被男人抱。”

静雄的世界一片空白。

在那个炎热的夏天里,还是高中生的静雄用手握住自己的xing器,趴垫子上,想象着身后人的动作,前后晃动着tun部。
静雄一次又一次陷入对自己无限的失望、恼怒之中。
这是静雄永远好不了的丑陋伤痕,如今静雄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它被发现了。

静雄甚至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词语,而是惊慌失措地用暴力遮盖自己恐惧,最后换来临也瘫坐在地面,背靠酒吧柜台,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临也原本想笑出声来,最后却因疼痛而倒抽一口气。临也感受到后脑勺变得令人舒服地温热,周围人的惊叫声离他越来越远。在视野变得模糊之前,临也愉快地看着静雄缩小的背影,用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小静。”




END

梦想之一就是在漫展摆一个摊来安利无头了

无头完结已久,我不知道外地如何,但广州漫展里无头的影子越来越少了……每次去漫展只为寻找无头的影子,无奈却总是叹息而归。到了现在,哪怕是在在漫展里看到一本临也烧我都欣喜不已。
我总是翻来覆去想摆个关于无头的摊。假如我能摆摊,我要在摊位上挂个“强烈安利!追番赠礼品”的大海报;我要把无头的宣传单派到路过的人手上;我要在摊位上卖各种无头正版周边;我要在摊位上卖自己的同人挂件或者帮别的太太寄售……
即使赔本也无所谓,我想让无头再次出现在漫展上啊啊啊!

然而我现在既没充足的货,也没有任何经验。说到宣传单,我也根本不会设计……
感觉还有很长一段路啊。于此同时,我也很害怕自己到时就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一天只卖出一两吧唧,宣传单也因为违规被没收×现实中的我是如此地不能干×

今年内摸清路大概是不可能的了。

新谷子的临也的翘臀虽然让我无力吐槽,但是马戏团梗真是不错啊qwq我嗑爆它!
原本只想随便乱涂,结果居然画到这一步

图2为官方原图

动作源自trouble maker,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临波特别适合这个曲的调调

到了宿舍打好草稿摆好电脑拿出板子之后才发现板子的线忘带了系列orz

群里点的pocky梗×
就用来做临静tag的垫脚石好了,愿有生之年能看到临静tag参与上千(ʃƪ ˘ ³˘)

严重拉低全体水平的我……orz
不过第一次玩接龙,真的感觉蛮有纪念价值的!
和战友们天天在群里舔临静舔得很开心!

临静过激豆:

是群里的接龙嘿嘿嘿
第一棒@临静过激豆
第二棒 @SweD
第三棒 @驴友君
第四棒 @醉酒笙歌
总之大家玩的很开心嘿嘿嘿,一起喜欢临静真的是太好了(●・◡・●)ノ♥,又是一年七夕,希望这俩个傻瓜能一直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