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君

临静临,24k临厨


一条用爱发电的咸鱼
一只好养活的杂食驴

cp拆逆乃日常,
癖党请勿轻易关注
文图辣眼睛肾看×

目前养老中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然而有时候越是亲近的人更难在一起。如果告白失败了,之后难免会有隔阂。

Ps: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金最后亲的是格瑞的脸颊(つД`)
顺便格瑞其实也是知道金在想啥的,然而他……

逐渐变攻😂(不许给我说都很受hhhh)

(然而没有一张脸是画对的orz)

童年年时期→正剧时间线

金瑞真的是太美好了qwq
弱弱交一波入党费
格瑞视角,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orz

没错我就是故意想画格瑞散发的样子,虽然失败了×

【临静】you belong here(军服/短段子)

漫长的战争结束后,静雄抛下他赢得的荣华富贵,回到故乡。他走得如此仓促,仿佛在躲避什么。随着风的吹拂,一望无际的金色稻田卷起波浪。没有硝烟没有鲜血没有死亡,稻草人静静地立在麦田上。

——终于离开那个地方了。

静雄望着金色的麦田出神,被炸伤后的脸做不出任何表情。



“这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可以离开战场的人,一种是永远留在战场的人。”

曾经,有一个叫临也的黑发青年如是对他说道。他们两个都是被教官看好的人。静雄活到了最后,临也则因为缺乏运气,刚上战场不到三个月就死了。

静雄把临也从尸堆中拖出来,炸弹在静雄周围炸开,弹片和泥沙飞溅。静雄从未觉得他会死,毕竟他是那么的狡猾的存在。然而这个人如今下身的组织被炸开,只剩下一口气。

“你有话想和家人说?我替你转达。”静雄说道,声音中不禁有点颤抖。

临也挣扎着眯起眼,然后动了动嘴。静雄俯身,把耳朵贴到临也嘴边。虽然声音虚弱并且变了个调子,但是静雄还是听清楚临也的话了,那是对他说的。


静雄又一次被爆炸声惊醒了,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喘着气,瞪大眼睛四处张望。然而四周只是包容一切都黑,静雄唯一能听到只有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他本应该回到故乡了。然而,每当入眠,他又回到了战场。他踩着同伴的尸体,拧断敌人的脖子。血泊倒影出消炎弥漫的天空和狼狈不堪的自己。

“呜……”静雄发狂般捉着自己的头发。




“你和我一样,都是要永远留在战场的人。”那个人最后是那么对他说的,眼底是看透未来般的空虚。



End

新的一年的第一篇就给临静了,两年前的脑洞,现在拿出来凑合orz

这是得知格瑞小腿那段黑色原来不是紧身裤而是过膝长袜+重温凹凸看到格瑞被锤+看了贼棒的嘉瑞&金瑞文后的垃圾产物´_>`
Bug甚多,我错了orz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w

顺便把“品”改成“回”😂

不知为何自从高三下学期,我再也没能有新的脑洞了,感觉好像马桶被堵住一样……欲哭无泪……脑洞对我来说就是个消耗品qwq

原本想画在钢筋混凝土森林里酷炫的临也,结果惨遭十三卷orz
这张图没有什么特别立意。透视什么都是瞎画的()´д`()

今天依然是爱临也爱到心肌梗塞的一天(。・`ω´・)

非常喜欢雷卡两人眼睛的那种深邃的感觉

上周末一口气把凹凸给看了,一阵摇摆后觉得还是雷卡最好嗑啊〃∀〃
这是一只小透明&咸鱼在饱吃一顿雷卡粮后心血来潮交的党费

对圈子尚不熟悉,顺便能弱弱问一下雷卡圈里除了莉莉老师,有没有什么写文还原并且故事精彩的太太可以安利我一波呢?( ˘ ³˘)♡

假如一天早上起来发现小静长了对兔耳朵(☆´3`)
课上的不务正业